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韩国赌场 > 前方 历史和现实在首尔擦肩而过谨防三点勿重蹈97年悲剧!

前方 历史和现实在首尔擦肩而过谨防三点勿重蹈97年悲剧!

  发自韩国首尔“不知道我再一次走进首尔世界杯体育场,会是怎样一种心情?更不知道我再一次走出这座体育场,会是怎么样一种心情?中国足球的昨天和今天,在这里,擦肩而过。”

  明天,站在首尔世界杯体育场教练席前的,会是高洪波,继1997年的戚务生之后,又一位带队打12强赛的中国本土教练。

  上一位站在这里,带领中国队打世界杯比赛的,是米卢,2002年世界杯中国男足最后一场小组赛,也是米卢在中国队的告别演出,也是很多国脚的告别演出。

  和土耳其队赛后晚上,我、李承鹏,前半夜我们和李玮锋在一起,后半夜陪着范志毅。很多球队都将在那一轮后离开世界杯,包括拥有齐达内的法国队,法国队驻地楼下是首尔著名的山庄,那天晚上赌场里好多第二天就要回家的世界杯参赛大牌,比如德赛利,和范志毅坐在牌桌对面的是法国国脚米库。

  直到次日清晨,回到酒店的早餐桌前,范志毅才忽然和我与李承鹏说起,最后一场对土耳其比赛前,发生在中国队里的故事。

  时隔多年,当年的是非没必要再重复提起。米卢的首发阵容让一些队员不满,都知道这是中国男足的最后一场世界杯了,老队员明白,这一别就是永别。大巴为这事晚出发了几分钟,南勇亲自去做思想工作,终于让队伍得以完整地前往体育场。

  第一件是在更衣室里,郝海东让队医背着米卢,给自己的脚里打封闭,这是世界杯,没有人想错过哪怕一分钟。

  第二件事是关于李玮锋,赛后见着他,平时从来都是正能量爆表的他,忽然发出一句牢:“这么好的球场,这么漂亮的草坪,为什么人家可以把球踢得那么漂亮轻松,我们这么努力,却踢成这样。”他后来说,自己在打完世界杯三场比赛后,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萌生了退役的念头。

  我们在现场就注意到一个细节,忽然比赛场上,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足球出来,主裁判不得不鸣哨暂停比赛,把其中一个球扔出场外。

  那天晚上回到宾馆,我遇到了当时在中央电视台的冉雄飞,小冉的镜头记录下了事情的全过程。

  原来,一个比赛用球被踢到了看台上,看台上一位看球的中国球迷,悄悄把这个球藏在自己腿下面,但是怎么可能不被发现,现场志愿者过来要,不给,后来叫了警卫过来,看到穿的警卫过来,这位球迷就拿起皮球,用力把球扔进了场内。

  那也是米卢在中国队的告别演出,虽然是唯一一位带领中国足球队进入世界杯的主教练,但米卢自从那场比赛之后,却再没有执教过中国男足一次,也没有当过任何一支中国俱乐部队的主教练。

  我一直记得,范志毅和我回忆起的,他和郝海东两人,在首尔世界杯体育场更衣室里的那次对线年中国和土耳其比赛结束前,被换下的郝海东,和没有上场的范志毅,在更衣室里聊天。

  韩日世界杯后,郝海东的确没退,他一直坚持到2004年,在阿里·哈恩的国家队,前两场赛,为中国队攻进唯一一球的还是郝海东。

  从当年的郝海东,到今天的张玉宁,这位高家军里最年轻的国脚,在前两天发出一条微,微上他贴出自己2002年,跟着父亲一起到韩国看世界杯的照片。当年的孩子,今天变成了首尔世界杯体育场里身穿中国队战衣的前锋。

  在首尔这个体育场,从国家队开始,到之后的很多中超俱乐部,似乎没有中国球队在这里赢过球。我一直说,这届中国队是的,因为参加12强赛的缘故,所以他们终于有机会,和最强的完整版的韩国国家队打比赛了,要知道之前他们一直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但最强,意味着一块难啃的骨头,看到这两天很多很多分析文章,再怎么分析,都无法改变一个现实,那就是这支韩国队的水平,在中国队之上,而韩国足球的整体水平,也在中国足球之上。

  1997年那届国家队,至今都被认为是最强的,甚至超过2001年。那届国家队打10强赛,事后多年,很多队员和当事人给我总结出了几条中国队自阵脚导致出局的原因。

  ,自己吓自己。“我们开始以为西亚球队要联盟了,后来人家却互相真踢了,拼得昏天黑地,但我们自己却把自己吓得错失了机会。”10强赛这样的赛制决定了,就算输了球,你想出局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尤其是中国本土教练带队,领导很容易一言不合就召集全队开会,1997年那届国家队队员,开会多到每个队员都得拿个专门本子,记录那些会议内容。有用吗?

  第一场中国队和韩国队输了也没关系,后面比赛多了去了,不是说学女排吗,女排小组赛连输三场,最后不是照样拿到奥运冠军?所以,不要轻言放弃。明晚,在这个特殊的地标体育场,面对强大的韩国队,我们拭目以待,历史和现实,将会进行一场怎样的对话!

  直面“最强韩流”终于“平等对话”至少在中国国家队主教练高洪波的字典里,应该是没有“恐韩”这两个字的。

  2010年,在日本,当高洪波的球队3比0将韩国队斩落马下并且最终捧起那届东亚四强赛的冠军杯时,他的心里,其实是并不认可外界“一朝32年恐韩症”这种说法的,当时在他看来,不管与韩国还是日本这两支东亚强队中的任何一个对手过招,胜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

  时隔六年,重掌国足帅印的高洪波,迎来了再次与韩国队交手的机会。相比六年前被称为“二队”的那支球队,集中了几乎所有旅欧球员的韩国队堪称“近十年最强”。

  在1992年中国国奥队遭遇“黑三分钟”之前,并没有确切的“恐韩”的说法,但是到了1996年的奥运会预选赛中,中国国奥队在打平就能出线的情况下,再次输给韩国队之后,“恐韩症”的标签,被实实在在地贴到了中国足球的身上,并且在随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中国足球的一块心病。

  事实上,仅仅从国家队的层面来看,虽然中国队与韩国队的交手历来不占上风,但也绝对谈不上“恐惧”。

  中韩两支国家队上一次“真刀真”的较量,还要追溯到2000年的黎巴嫩亚洲杯赛,当时两队先是在小组赛中相遇,中国队两度落后两度扳平,最终双双晋级八强。季军争夺战中,中韩两队再次相遇,虽然中国队最终0比1输给对手,但是在已经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坚持到了最后一刻才败下阵来,

  黎巴嫩亚洲杯之后,中韩两队之间基本上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对抗,因为中国队连续无缘世预赛亚洲区最后阶段的比赛,亚洲杯也是两次小组赛都没能出线,跟韩国队连碰面交手的机会都没有,而到了中国队相当看重的东亚四强赛中,由于韩国足球不再把重心放在亚洲,包括0比3输给中国队的那一次,国家队很少征召在踢球的海外球员参赛。

  中超,韩国球员第二大栖息地翻开韩国国家队12强赛首战中国男足的21人大名单,其中有7名效力于联赛的球员,与之对应的是国足仅有小将张玉宁一名海外国脚。而韩国男足阵中,各有5人来自中超和J联赛,反倒是在本国K联赛效力的国脚仅有3人。而中超5名韩国国脚均分布在中后场,甚至极端情况下,同国足比赛,韩国队可以排出后防线人组的中超系后卫组合。

  目前,韩国队主帅施蒂利奇将主力中卫组合搭档成了金英权和洪正好。前者已经在中超踢了整整4个赛季,可以说对国足知根知底,9月1日的比赛,更是极有可能面对郑智、黄文、张琳芃、冯潇霆、郜林、曾诚等俱乐部队友同场竞技的画面。而洪正好则是初来中超乍到的“新手”,作为后防多面手,考虑到苏宁防线疏漏较大,洪正好已经成为了江苏的后防核心。有意思的是,洪正好之所以在二次转会窗火线加盟苏宁,正是因为该队封杀了续约未果的任航。两位在俱乐部无缘搭档的中韩国脚,或许会在首尔竞技场迎来第一次的碰撞。

  绿地申花的金基熙目前则是第一替补中卫人选。此前绿地已经有过引进曹秉局的经历,金基熙的到来,也是球队队史第一位韩国现役国脚。至于同城死敌上港阵中的金周荣,去年亚洲杯时,他还曾是韩国队中后卫位置的主力替补,不过在上港,金周荣直到今年才发挥出K联赛最佳的实力,改变施蒂利克的初衷并不容易,此番被列入了太极虎12强赛的候补名单范畴。

  二次转会窗过后,目前中超已经有12名韩国外援,其中除延边富德的锋线人都是中后场防守型球员。张贤秀已经效力富力两个多赛季,早已成为该队后防线中流砥柱,此前更是作为超龄球员,代表韩国国奥征战里约奥运。同样作为全能后卫,张贤秀在富力主力盯人中卫或偶尔客串后腰,但同国足比赛,一专多能的张贤秀极有可能代班左后卫位置。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尽管有多位韩援中卫驰骋中超,可韩国国家队本身在边后卫位置上的人才储备和实力同样相当匮乏,这也可以说是国足想要攻击韩国队的一大突破口,难怪其俱乐部队友姜至鹏表示:“比赛中要把球往张贤秀脸上踢。”

  5名中超现役韩国国脚中,唯一一位处于中场序列的是来自重庆力帆的郑又荣。本赛季初到山城,郑又荣已经成为力帆的中场必备雨刮器,可以客串中后卫的他,更偏爱在中场担任拦截者的工作。而在他之前,富力也曾有过一名韩援悍将——从硬实力上而言完全具备韩国国脚水准的朴钟佑。

  5名韩国国脚加上候补国脚金周荣,仅有的2名非韩国国脚级中后场球员为永昌赵荣亨以及绿城吴范锡。本身他们就效力于中超排名榜尾的保级队。吴范锡曾是韩国国脚,更有过世界杯经历,作为洪明甫爱徒一起随恩师来到杭州,和多数韩国后卫一样,吴范锡也堪称全能后卫,几乎可以包办整条防线的任一位置。尽管身体条件一般,但吴范锡更多还是用“脑力”踢球,不过如今年事已高,早已不在韩国国家队选拔范畴。至于永昌的赵荣亨一直属于“廉价韩援”,来到中超前也名气不大。从永昌本身的投入和俱乐部平台而言,赵荣亨属于物美价廉的“经济适应型”韩援。

  最特殊的还是延边富德,作为中超新军,这支球队官方语言为韩语的朝鲜族球队,引援的主要目标当然集中在韩国球员身上,没有任何语言、文化的隔阂,价比又高,很适合球队自身特点。因此本赛季开打前,延边富德就果断敲定了3名韩国外援人选——他们也是目前中超唯一拥有外的球队,而其有别于其他球队韩援集中在中后场所不同的是,延边富德的三位韩援都来自锋线:本赛季在延边富德获得重生的昔日韩国金童尹比加兰,本次12强赛首战还是比较遗憾的只能同金周荣一样进入候补名单,而金承大作为影锋和中锋河太均目前距离韩国国家队仍有较大距离,不过他们之于延边富德本身,依旧是相当关键,且必须倚仗的外援。目前,韩援占据中超亚外总数近半人选。韩流来袭,也可以看得出韩风在中超之凛冽。近年来,几乎所有中超球队都有过引进韩国亚援的经历,甚至不买一两名韩国欧巴到球队,都是一种“落伍”的行为。不仅是韩援,目前中超最大的“外教帮”同样来自大韩民国——苏宁的崔龙洙、绿城的洪明甫、亚泰的李章洙、延边的朴泰夏、力帆的张外龙。可以说12强首战即将打响之前,韩国足球已经在中超打下了深深的烙印!